讨厌“熊孩子”?可能他只是这个病的受害者!_治疗

讨厌“熊孩子”?可能他只是这个病的受害者!_治疗
厌烦“熊孩子”?或许他仅仅这个病的受害者! “暑假到了,一大批熊孩子出没请留意!” “我亲生的我亲生的我亲生的!” …… 最近,吐槽“熊孩子”的文章刷屏了朋友圈。 “熊孩子”们忐忑不安、简略喧嚷、喜爱插话,乃至发脾气…… 可是你知道吗?这满屏的熊孩子里,有一部分,其实是ADHD(多动症)的受害者。 7月22日,同济医院儿科门诊儿童保健中心举行了“ADHD关爱周”义诊和家长训练活动,100余名家长及孩子参加。 儿科罗小平主任与叶天惠总护理长为“ADHD关爱周”活动致词;儿童保健中心郝燕、陈敏教授、易琴博士和黄珊博士对ADHD疾病的相关常识、药物医治、行为医治和家长心思办理等进行了科普,并现场进行免费咨询和筛查;朱杉护理长和护理带领着孩子们演练了有助于留意力提高的小游戏。 同济医院儿科一向致力于儿童ADHD的筛查与诊治,接连多年举行“ADHD关爱周”活动,旨在引发我们对ADHD患儿的重视,协助更多家庭知道ADHD,使更多ADHD患儿能够得到前期标准的医治。 终究是什么多动症? “ADHD”俗称“多动症”,医学上叫:留意缺点多动妨碍,是一种在儿童和青少年时期常见的心思行为妨碍。 首要表现为:多动、激动、留意力不会集。 我国患病率约为4.31%-5.83%,约有2000万儿童患有ADHD,但就诊率仅10%,医治依从性也很低。 ADHD除了会影响孩子的学习、火伴联系、人际交往以及日常日子,对孩子的心思健康也有重要的影响。 约65%的ADHD儿童存在一种或多种共患病: 破坏性行为妨碍:23%~64%, 心境妨碍:10%~75%, 焦虑妨碍:8%~30%, 学习困难:6%~92%, 抽动:7%。 共患病的存在常导致患儿社会功用严峻受损,临床效果下降,预后不良。 怎样判别孩子是不是“ADHD”? 有一个简略的筛查东西能够运用:SNAP-IV(附表)。假如筛查成果满意:留意力不会集平均分≥1分、多动激动平均分≥1分,则置疑ADHD。 但由于成果往往比较片面,不行精确,所以仍是要及时到正规医院寻求专科医生的协助,以进一步清晰确诊。 ADHD患儿假如得到及时、标准的确诊和医治,可有用改进预后。 相反,假如未能给予及时标准的医治,大都症状可继续到成年,不只形成学业困难、工作困难,影响家庭和睦,严峻的患者还会呈现精神妨碍及犯罪行为等。 预定挂号,请重视微信大众号: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。